行業新聞

人民網----“互聯網+”現代農業到底怎麽加?

2015年08月30日







    人民網貴陽8月23日電 “互聯網+現代農業”到底加什麽?怎麽加?8月22日,貴州省農委與貴陽市政府舉行的“互聯網+”現代農業論壇上,全國“互聯網+現代農業”領域行業先驅共同研討如何運用最先進的互聯網思維、互聯網技術改造和提升傳統農業,創建一個全新的現代農業發展新格局。

    貴州省農委總經濟師向青雲在論壇致辭中指出:貴州省農委與農業部科教司簽署了《共同推進國家農業科技服務雲平台建設備忘錄》,這在全國是第一家,8月18日,舉行了平台啟動儀式。同時,貴州省農委還製定了《貴州農業雲平台建設工作方案》、《貴州“互聯網+”現代農業專項行動計劃》,從頂層設計上對全省農業信息化服務體係進行全麵係統謀劃,推動發展“互聯網+”現代農業新業態、新模式。下一步,將圍繞本省生態畜牧業、茶葉、辣椒、火龍果、獼猴桃、馬鈴薯、薏苡、食用菌、大鯢等特色優勢產業,通過基於新一代信息技術平台的構建和應用,在全省基本實現對優勢產業集聚區和重點農業園區、企業的“互聯網+”全覆蓋,建立起基於雲平台的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全省農業綜合管理及服務體係,推動農業智能化、精準化、農業生產監測預警、農產品質量安全可追溯、農村電子商務以及農業信息社會化服務等能力和水平大幅提升。

  

    論壇上,農業部市場與經濟信息司的鄧飛簡要分析了我國農業麵臨的五大挑戰:一是價格“天花板”。目前,三大穀物價格,國際比國內低約30%,肉類價格隻有國內的一半。二是成本“地板”:外出務工人數達2.69億,農業從業人員2.63億,勞動力持續減少,農業人工成本大大提高。三是補貼“黃箱”。“黃箱”補貼不能超過8.5%,但我國目前已逼近該水平。四是資源環境“紅燈”。化肥、農藥、地膜、重金屬汙染,導致資源環境約束日益增強。五是進口壓力巨大。2014年,我國農產品貿易逆差額擴大到505.6億元,進口穀物1952噸。今年上半年,穀物淨進口增加68%。

 

    麵對嚴峻的挑戰,鄧飛強調:要把“互聯網+”變成農業發展的新動力。那麽“互聯網+現代農業”到底加什麽?對此,鄧飛建議“互聯網+”三個維度:一是互聯網+農業四個環節,即精準生產、扁平流通、透明管理、個性服務。二是互聯網+農業資源要素,即農戶與企業、土地與資源、資本與金融、市場與信息、技術與人才、體製與法律。三是互聯網+農業七大行業,即種植業、畜牧業、水產業、飼料工業、農機化行業、農墾、農產品加工業。同時,鄧飛也建議抓好“基於市場、信息透明、品牌價值、組織創新、頂層設計”等五個著力點。

    “互聯網+現代農業”怎麽加?論壇上,農業部信息中心的劉桂才提出了“互聯網+”現代農業的主要模式、措施。

    農場規模化生產經營模式

    農場是指農業生產單位、生產組織或生產企業,以從事農業生產或畜牧養殖為主,經營各種農產品和畜牧產品。對此,劉桂才提出了“三結合”措施。

    一是與農場生產結合。在農業機械作業方麵,基於GPS、GIS的現代信息技術裝備到農場大型農業機械,實現農業機械自動駕駛、施肥、噴藥和播種等。在農業灌溉方麵,采用農田土壤水分數據采集和智能節水灌溉係統,實現了灌溉的智能化、可控化。在田間管理方麵,把遙感、視頻等先進技術應用於田間作物生長監測和農業管理係統,實現作物生長動態監測和人工遠程精準田間管理。在病蟲害及自然災害防治方麵,依托地麵自動氣象觀測站、數字化天氣雷達、病蟲害數據錄入係統及病蟲害數據管理測報專家係統,實現病蟲害及自然災害監測與預防的智能化。

    二是與農場經營結合。在農場企業化管理方麵,通過建立農場總部與下屬分場的管理網絡和農場的ERP 係統,通過互聯網實現農場總部和下屬分場之間的采購、管理、財務和生產計劃管理等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在農產品質量管理方麵,依托物聯網等信息技術,按照產業鏈建立原料、半成品、成品各生產環節的質量追溯係統,可實現對農產品質量的全程追蹤。在農產品流通方麵,通過建設農產品宣傳與電子交易平台,可實現農產品網上銷售與交易。

    三是與農場資源管理的結合。基於地理信息係統的土地資源管理係統,實現對土地管理、經營、使用的可視化管理;以地理信息係統為基礎,建立林地管理信息係統、森林防火指揮和水利防洪係統,實現對林地管理、森林防火和水利防洪指揮的信息化。

    高效設施農業模式

    高效設施農業是利用人工的設施,創造一種最適合作物生長需要的條件,或人工模擬作物生長的自然環境以實現人工控製條件下的作物周年生產,滿足人們對農產品的需求。高效設施農業是進行集約化種植業生產和養殖業生產的農業生產方式,實現了農業的高產、高效和優質生產。 對此,劉桂才建議:

    一是與設施溫室環境控製結合。在作物溫室環境控製方麵,利用信息技術搭建棚室智能控製係統,能夠實現對園區溫室內的溫、光、水、營養元素等因素進行自動化檢測,同時根據作物生長狀態實時、智能調控溫室環境。在畜禽養殖場環境控製方麵,通過計算機控製畜禽舍內溫度、濕度、空氣質量、畜禽群密度和均一度以及整套設備運行狀況,實現了全程標準化、智能化運行。在水產養殖方麵,利用最新的農業物聯網技術,配置水產養殖實時遠程監測係統,對水產養殖環境進行實時在線監測。

    二是與設施農業生產管理結合。作物育苗方麵,運用農作物育種的信息化和自動化技術實現工廠化育苗。在作物水分和營養液灌溉控製方麵,通過對基質含水量、植物根係分布、生長速度、地上部生長狀況等監測,依托農業專家係統進行模糊綜合判斷,實現肥水灌溉的智能化控製。畜禽養殖方麵,利用物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實現畜禽養殖自動送料、飲水、產品分檢和運輸,畜禽發情、配種、分娩、死亡自動監測與管理。在水產養殖方麵,采用物聯網、計算機等信息技術搭建的養殖管理平台,實現對魚、蝦、蟹、鱉、參、貝等不同養殖品種的池塘管理、飼料投喂、餌料配方、疾病預防等進行計算機化的日程管理。

    三是與設施農業經營結合。設施農業生產者及組織通過搭建設施農業管理與經營服務平台,實現對設備、物資、生產、技術、質量、銷售、財務等進行信息化管理,對農產品市場進行科學預測分析。另外,借助服務平台,可以實現供求信息發布、農超對接、農產品在線交易等農產品電子商務活動。

    龍頭企業產業化經營模式

    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簡稱龍頭企業)是指以農產品加工或流通為主,通過各種利益聯結機製與農戶相聯係,帶動農戶進入市場,使農產品生產、加工、銷售有機結合、相互促進,在規模和經營指標上達到規定標準並經政府有關部門認定的企業。對龍頭企業,劉桂才建議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與生產環節結合。龍頭企業依托互聯網手段,通過便捷的網絡通訊渠道將市場供求變化和先進的農業科技技術傳輸到田間地頭,輔助農民進行科學的生產決策,並積極引導小農經營向規模化、集約化方向發展。

    二是與加工環節結合。龍頭企業應用信息技術實現對原料采購、訂單處理、產品加工、倉儲運輸、質量管控的一體化管理,實現企業內部生產加工流通各環節上信息的順暢交流和資源的合理配置,促進企業管理科學化和高效化。

    三是與銷售環節結合。利用射頻技術和傳感技術,實現農產品流通信息的快速傳遞,減少物流損耗,提高流通效率;引入商業智能和數據倉庫技術,龍頭企業可以更加深入地開展數據分析,提供有效的市場決策,積極應對市場風險;通過打造電子商務和網絡化營銷模式,實現農產品銷售不再受限於地域和時間的製約,促進農業生產要素的合理流動,構建高效低耗的流通產業鏈。

    四是與消費環節結合。利用物聯網技術建立農產品安全追溯係統,對消費的農產品的來源、經過的環節、增值的過程都通過產品標識或者信息編碼的方式傳遞給最終消費者,讓原本遊離於產業運行體係之外的消費者能夠了解到農產品的相關質量信息,促進放心消費。

 

    農民專業合作社社員服務模式

    農民專業合作社以專業大戶和技術能手為骨幹,由從事某種專業生產經營的農民為主體,對內以提供服務為主,對外則實行商業化經營,講求經濟效益,以減少市場風險和增加農戶收益為根本目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如何實現“互聯網+”,劉桂才也給出了答案:

    一是與和合作社管理結合。用現代化網絡通訊、計算機及空間信息技術建設合作社辦公係統,實現合作社辦公、成員及土地位置地理分布等管理的信息化;依托物聯網,建立農產品質量追溯係統,實現農產品全程質量追溯。

    二是與合作社對社員生產指導結合。建設農業專家係統,方便、智能、準確地指導生產者進行科學決策、管理,為社員提供產前、產中、產後技術指導。

    三是與合作社對社員市場服務結合。專業合作社通過網絡、手機等手段,為社員提供產前種植品種、農資服務,在產中提供種養技術指導、病害診斷與防治等,產後提供市場價格與行情等服務。

    四是與合作社農產品銷售結合。建設合作社網站和電子商務平台,通過網站對外宣傳合作社及其農產品,發布農產品價格信息,並提供在線銷售,開展電子商務。  


    家庭農場和種養大戶個體農業生產經營模式


    家庭農場是指以家庭成員為主要勞動力,從事農業規模化、集約化、商品化生產經營,並以農業收入為家庭主要收入來源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種養大戶也稱為專業大戶,它是圍繞某一種農產品從事專業化生產,其種養規模明顯大於傳統農戶或一般農戶。家庭農場和種養大戶如何實現“互聯網+”,劉桂才談了自己的看法:

    一是與生產結合。在機械作業方麵,基於物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與農場或種養機械設備相結合,實現生產機械的自動化和智能化。在蔬菜作業管理方麵,利用計算機信息化網絡係統和農業自動化數據采集和控製設備,建立農業標準化生產管理係統,實現灌溉數據、運行數據、氣象數據,以及土壤生理、生化、農殘成分數據的自動采集,係統根據數據,實現自動控製灌溉和施肥。在養殖方麵,依托物聯網、移動通訊等信息技術,建立養殖場信息管理係統,實現對畜禽喂食、清掃欄舍、調控欄舍內的溫濕度的智能化和自動化。

    二是與管理結合。在蔬菜安全質量管理方麵,以HACCP(危害分析和關鍵控製點)體係為基礎,建立綠色蔬菜供應鏈安全質量監管係統,實現以綠色蔬菜流通供應鏈安全質量監管為核心,集成家庭農場或養殖場管理、供應鏈管理、倉儲管理、批次管理、決策支持係統、協同辦公係統一體化的綠色蔬菜生產、配送、質量監管的綜合信息管理平台。在畜產品質量安全管理方麵,利用計算機網絡信息技術,建立畜產品的可追溯係統,對動物生產過程、屠宰加工階段、銷售與物流環節中涉及與產品安全性相關的因素進行記錄,實現對家庭農場和養殖大戶提供畜產品全程質量控製。

    三是與種養大戶經營結合。家庭農場主或種養大戶通過自建網站,或者社會搭建的農產品電子商務平台,發布農產品供求信息,以及實現農產品網上交易。

    “‘互聯網+現代農業’需要技術支撐”、“‘互聯網+現代農業’需要做好落地服務平台”、“未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你與外界連接的速度與強度”......國家農業信息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信息工程部主任陳天恩、訊唯電商首席運營官王軍龍、先鋒支付首席執行官劉剛在論壇上也分別拋出了自己的觀點。新農人代表、阿裏巴巴上市敲鍾女孩王淑娟和翼龍眾籌——聯想控股戰略投資總經理樊晗分別用實戰案例向大家分享了“互聯網+現代農業”的成功經驗。